网站地图985论文网
主要服务:硕士论文,硕士论文写作、论文发表、论文修改服务

文学毕业论文:浅析《平凡的世界》中孙少平的现代意识

来源:985论文网 添加时间:2020-05-26 15:40
摘要
在1980年的小说中,出现了一群令人惊讶的农村青年形象,其中"平凡的世界"的主角孙少平是其中之一。与其他农村青年相比,这种性格是非常独特的,也就是说,阅读对孙少平有着重要的意义。它激发了农村外部世界的想象力,给他们精神力量。相反,孙少平不能在轻松愉快的审美氛围中准确把握自己的真实处境。孙少平漫长而遥远的情感结构,然而,小说并不是它的起源,而只是问题的表面。严重的原因是,与1980年代相比,对家庭现实和问题的认识有限。因此,他试图在现实中运用小说,试图超越时代,但实际上却陷入了矛盾之中。本文首先分析了孙少平人物介绍,主要分析了孙少平现代意识的表现,并分析了孙少平形象带来的启示。
关键词:《平凡的世界》;孙少平;现代意识
 
前言
“平凡的世界”自出版以来,激励着千百万年轻人追求梦想,实现梦想,投身于生活的斗争,讲述了贫穷世界的普通人是如何保持精神的。被雷达称为“拉赫美托夫气质””的基层战士孙少平,建立在超越普通成长轨迹的基础上,长期与社会各阶层,尤其是年轻读者产生共鸣,创造了小说所拥抱的传奇,文学社会反应的静默时期。“平凡的世界”之所以取得如此辉煌的艺术成就,不是因为它的新潮流和艺术观念或概念口号,而是因为作者满足了它的巨大需求。在社会转型时期,孙少平的形象是为表达新一代而创作的。农民迷恋土地,走出困境。他们努力改变自己的命运,成长为工业工人的理想追求。他们诠释了“牛地尽职”的责任,反映了世界上普通工人对生活的诚意和毅力,以及他们在艰难困苦面前的奋斗精神、自力更生,自信,坚持不懈。孙少平形象的当代价值是实现民族复兴梦想和人民幸福梦想的基石。
一、孙少平人物介绍
1958年出生的孙少平喜欢阅读和想象世界。孙少平有机会上学,后来孙少平被提升到原西县高中。在此期间,他养成了四处流浪的习惯,去了县文化中心学习。他不仅在文化革命前阅读了大量的法俄文学,而且也开始养成阅读习惯。1977年1月,高中毕业生孙少平不得不回家,因为在文化大革命期间大学入学人数下降了。幸运的是,孙少平能够进入双水村初中为私人老师。他仍然养成每天读书的习惯,因为他的叔父孙玉亭帮助党支部书记田福堂解决了儿子回家的问题。1977年10月,恢复了全国高考,但由于文化大革命期间停课,孙少平的文化课程研究基本空白,高考意外失败。八十年代初责任生产,由于实行的两手抓,造成了劳动力流动的问题。许多学生辍学去上班。双水村中学垮台后,孙少平成为一名私人教师。孙少平由于他在村里未能保障他的精神生活。很快,孙少平就不想待在农村了。说服了父亲和哥哥孙少安。1980年秋,在第一批工作人员的帮助下,他将户口迁往黄源。孙少平在电影院门口遇到田晓霞。因为他们共同阅读的目的,他们很快就相爱了。1981年秋天,他们之间的不同阶级的爱给了孙少平信心。在孙少平的指挥下,孙少平进入了铜城煤矿,成为一名工人。1983年夏天,孙少平在一场小事故中毁容。在黄原治疗期间,孙少平拒绝了金秀的爱,拒绝了和妹妹男友在城里工作的机会,最终回到大亚湾煤矿。
在小说中,孙少平出生于1958年。事实上,在文化大革命之后,他可以被看作是一个革命年轻人。在交叉地带中,年轻的孙少平与孙玉亭的明显不同。他身上有太多东西,他是个“新”人物。作为一个文艺青年,孙少平仍然有两个鲜明的特点:浪漫和非理性。“浪漫”一词可以说是孙少平作为一个文学青年的特点。他对生活有许多浪漫的想法。对于非理性,我们需要深刻理解孙少平对生活和未来的想象。如果理性本身就是现实,那么非理性就是现实。其中,“非理性”是指孙少平的超现实主义倾向。小说中孙少平喜欢读书。通过阅读,他实现了自我意识的觉醒。他意识到有一个比双水更大的世界,为外面的世界发展浪漫的想象。他渴望成为一名城市工人。结合孙少平童年的情景,我们可以发现,城市居民的理解和生活想象实际上是符合现实的。一方面,从孙少平自己的角度来看,他的教育水平只是高中毕业。应该指出,他在文化大革命期间完成了学业。结合小说中的细节,孙少平没有在中学系统地学习。他大部分时间都在劳动,他工作后致力于阅读文学。也就是说,孙少平并没有建立一套完整的高中知识系统来满足社会的需要。他用自己的能力在城里找不到合适的工作。七十年代后期的社会现实使孙少平从未在城市工作,城市已逐渐停止雇用农村劳动力。中央政府颁布了严格的户籍制度,称为“中华人民共和国户籍管理条例”,自1958年1月起施行。严格区分农村户籍和城镇户籍,限制农村居民向城市流动。这种限制一直持续到20世纪70年代末,当孙少平进城时,由于缺乏稳定性,他不得不被迫搬迁。在这个意义上,我们把孙少平的定义为“非理性”。
二、孙少平现代意识的表现
(一)独立自主意识
两年的高中生活拓宽了孙少平的视野,抛弃了“乡愁”等狭隘、偏见的思想,同时也给孙少平一个独立的精神世界。毕业后,孙少平痛苦地回到农村。这种痛苦,不是为了自己的自立和觉醒,就是因为自己的生活被锁在了自己通往父母和兄弟的大门框架里。意识到人的尊严的孙少平,他决定一个人住。为自己思考,他选择了艰难的生活方式。他对这种生活方式并不感到羞耻。相反,他为自己的独立而自豪。他不满足于父母对土地、生活方式的依赖,他试图改变生活环境,敢于打破同样的生活秩序,积极设计自己的生活方式,挑战传统根深蒂固的农民生活理论,也对这种群体意识、新一代农民的现代意识产生了强烈的抵制。孙少平可以通过田晓霞改变自己的命运。田晓霞的力量可以帮助他提供一个更好的生活和发展空间。然而,孙少平在精神世界中的自尊心和自立精神阻碍了他走上这条道路。精神自由、独立意志和独立生活是孙少平的最高人格理想。因此,他宁愿当一个勤劳的工人,他拒绝金秀的爱,选择了更适合他的寡妇惠英。他拒绝了住在市中心的机会,当他离开家时,他根本不想改变他的处境和地位,即使这比一个农民更困难,他认为自己也应该过一种独立的生活。
(二)进取的意识
社会改革,希望和愿望使新一代农村青年躁动不安,强烈的进步意识,改变现实生活。孙少安想要“箍双水村最好的窑洞”,与父亲相比,这一切无疑是一个很大的进步,父亲屈从于逆境,只想光宗耀祖。他的弟弟孙少平,有更强的意识和更强烈的斗争意识。他强烈的精神使他敢于挑战一切困难。他不想从他哥哥合作的砖窑里得到稳定的收入。另一方面,他主动离开温暖的家庭,赤手空拳来到陌生的城市,开辟了新的生活空间。生活的苦难并没有瓦解他,相反,他们成为了摆脱束缚和实现人生愿望的动力。与一般农村青年的进取方式有着明显的不同。孙少平的创业意识比没有孙少安更难追求更高的生活水平和自我价值。孙少平内心强烈的情感冲动,期待着新的生活。从他身上,我们感受到了时代的必然趋势和社会变革的内在可能性。
(三)开放的意识
因为他读了很多书,丰富的知识打开了孙少平精神世界的大门。在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时候,他不想像他的同胞那样静静地生活在他青春和激情的狭小的生活空间里。他感到远处的物体在召唤他,孙少平探索世界的雄心,对外界的渴望,对人类生理理想的追求,为他的内心世界打开了大门。他慢慢地克服困难过程,孙少平凭借丰富的视野和经验,摆脱了农民的内向和自我压抑的心理倾向,打破了传统的农民封闭人格,他的灵魂在广阔的世界中自由翱翔,形成了开放的人格。新时期的年轻农民不再愿意让土地束缚他们的人民和他们的心。他们不愿意把手脚绑在农村生活的狭窄阶段,他们想冲进村子外的大世界,开辟更广阔的生活空间。20世纪80年代以来,改革开放政策为我们进入更广阔的世界提供了无限的希望。在开放世界,开放自我的过程中,他们向前迈进的勇气以及面对困难的坚韧不拔的精神,也反映和辐射了整个民族不屈不挠的斗争的历史和过去。
(四)平等观念的意识
孙少平不仅不鄙视自己的出生,而且相信自己的美德。他敏锐地意识到,在黄土中长大的人看上去很粗鲁,但善良的人可能就像星星一样。他认为有另一种智慧,另一种严肃的哲学,另一种伟大的行动,另一种伟大的行动。这种理解给孙少平一个简单的平等概念。当他和其他大学生聚在一起时,他并没有感到自卑,而是显得那么随和自信。对于孙少平来说,他觉得事业的高贵和阴郁无法解释一个人生命的价值,他的人生道路也不亚于上大学。相反,他非常享受他的苦难。孙少平的平等观体现在他与田晓霞的爱情关系中。由于他的贫穷和农民身份,他的兄弟孙少安拒绝了田润业青梅竹马的喜爱。当然,孙少安别无选择,阶级不等让他只好退让。他还清楚地认识到,社会和世俗传统观念之间的巨大差距是无法克服的。他的兄弟孙少平接受了现代思想的洗礼,勇敢地确立了他对田晓霞的爱。一个是农民的儿子,一个是干部,一个是挖煤工,另一个是“星报”的记者。但是孙少平没有哥哥孙少安的忧虑。他们和平地生活在一起,真诚地相爱,诗意般的相见。因为在孙少平的思想中,他和她虽然有不同的社会地位和生活条件,但在人格上是平等的。他还以内在的气质和精神的力量吸引了田晓霞。虽然世俗世界之外的爱情之花开得太早,凋谢得太早,洪灾带走了田晓霞的生命。在这场悲剧中,我们看到了普通农民子女对爱情的勇敢追求。
三、孙少平形象带来的启示
(一)敬畏苦难
孙少平是生活在社会底层的文艺青年,有着文化和梦想的新一代农民,从农业社会到工业文明的野心勃勃的人,城乡基层战士,物质财富贫乏,精神丰富,普通但不平凡的产业工人。他对土地的热爱、对生活的渴望、追求理想,坚持苦难,为不同年龄的人提供前进的动力,鼓励一代读者。孙少平很穷,在他成长的年代里,当他最需要营养的时候,他的衣服和食物都很差,缺乏食物,他在邻居的破窑洞生活了很多年。在学校里,孙少平的愿望很简单:“和其他人一样,吃乙菜,每顿饭都要配上白馒头或黄馒头。”长大后,他离开家乡到黄原工作,那里无情的石头压得他皮开肉绽。作为大亚湾煤矿的挖掘工人,他每天都面临生死考验。汗水干涸了,但光景还是像一个满是洞的筛子。生活不仅带来困难,缺衣少食,还带来情感上的困难。他喜欢像他一样穷的郝红梅,另一方喜欢班长顾养民。他热爱田晓霞,但田晓霞被洪流带走,他照顾顾养民的遗孀和儿子,但不幸的是,生产事故使得孙少平被毁容。苦涩的男性尊严折磨着他,使他受到磨练。然而,饥寒无法阻止他对生命的渴望,血肉不能使他失去奋斗的激情,爱不能阻止他挣扎。无论是幸福、痛苦、荣耀还是屈辱,他都拒绝安慰。只有在暴风雨中才能飞翔,身体和情感的双重痛苦使孙少平的生活变得艰难。他说“苦难给人一种崇高的感觉。”理性受难使孙少平的形象触目惊心、带有一定的悲剧性。吃东西的欲望不是为了贪婪,是关于有尊严的生活。匆忙离家出走,不是为了钱和名望,而是出于青春的热情。他只满足于像个男人一样生活。
他的顽强受到大家的尊敬和尊重。孙少平的苦难哲学被认识和理解,超越了接受主体和苦难。在中华民族的记忆中,苦难是陕北人民的正常生活条件。孙少平继承了民族苦难的遗传因素。孙少平的苦难不仅是他个人的苦难,也是民族苦难的清晰写照。了解孙少平的评价我们必须首先了解陕北。陕北高原是厚黄土深冲沟,它是中国文化的发祥地。无人看管的戈壁、遥远的、荒凉和宏伟的大自然,以及艰苦的斗争的本质和痛苦的持久忍耐力,具有勇敢的应对痛苦的态度,挑战生命的极限。西部地区独特的地理、风俗、民俗赋予陕北人民生活、平静的生命,在与异性的冲突中表现出强烈的意志,能承受苦难和压力,生命的激情和黄土的宽广的心灵和抱负。苦难是一种精神价值的衡量,在遭遇挫折的过程中,孙少平的坚韧不拔、持之以恒,使他的形象成为永生的力量。生命的痛苦已经体现了他的精神胜利。孙少平用自己的力量改变了苦难的命运,在自我斗争中获得了精神力量。在这个意义上,孙少平的悲剧历史是他的个人精神胜利。苦难是刃磨和不断增长的武器,如果生活中没有贫穷和苦难,就不会形成孙少平的坚强和坚韧不拔的性格。痛苦折磨着生命和精神,依靠艰苦的工作,建立了一个高尚的理想、艰难的道路、困难的道路,在顽强、残酷的斗争中,孙少平走出了封闭的生活环境和狭隘的生活空间。现代性的主要原因是以一种漫长而干净的方式注入孙少平的。“为了在作品中充分反映当代社会发展的重要趋势,我们把握生活的几个方面作为一个整体,发现我们不需要把时代最重要的社会道德心理纠结作为艺术的统一体。”在把握生活的整个方面,落实角色的作用,最重要的当代社会、道德和心理矛盾交织在艺术的统一中。文学作品的核心是文字背后的精神动力。路遥的"平凡的世界"已经在当前的大学生必读名单上多年论文,大多数人都可以找到自己的情感共鸣。
(二)阅读改变命运
生命的炼狱不允许孙少平退却和堕落,也不会让孙少平失去崇高的精神追求。相反,这激起了他改变命运的冲动。他说:“人们应该与世界抗争!过着舒适的生活,即使经过一点小小的考验,他们也不会后悔经历了许多世界上的痛苦。”他希望生活会“艰难”。他没有接受他哥哥提出的在砖窑厂合作的提议,没有寻求田晓霞作为领导的父亲的帮助,或者他的妹妹和男朋友想把他留在城里的想法。他不得不依靠自己的力量,用劳动改变自己的生活条件,带着顽强的自信,一个接一个地面对生活的艰难困苦,从原始的阶级到更远的地方,成为一个平凡的人。他读书的欲望如此强烈,以致于他无法克制自己。他饥渴地跋涉在知识的海洋中。阅读已成为他了解外部世界的窗口,也是他实现人生理想的工具。他一生都不想安安静静地住在双水村,他梦想着远行。他读到《钢铁是怎样炼成的》书时,对这本书着迷了。他一个人坐在脱粒场上。变成一个无法形容的灵魂。突然,他觉得双水外有一个广阔的世界,周围是群山。孙少平痴迷于“生活和思维方式”。他想离开双水村和黄原。梦想创造伟大,阅读改变命运,知识帮助他进行探险,在不断的阅读中实现精神超越。在原西县城、图书馆、文化博物馆和其他地方,贫穷村庄的孩子们对新世界睁大了眼睛。他通过报纸、广播、书籍和其他现代媒体,培养了他对新世界的第一个梦想,培养了他对新世界的浪漫想象,他的思想逐渐越飘越远。这并不代表这个职业具有很高的个人生存价值。生活的易怒将很快被奋斗的激情所取代。他像虔诚的人一样热心,他是个纯朴的农民,宽宏大量和理性,致力于造福人民,树立了非凡的道德情操。孙少平的志向是进入这座城市。白天,和其他地方的大多数农民工一样,他把石头、泥袋和钻孔搬到了建筑工地。晚上,他孤注一掷,在烛光下看书。他饥渴地想要获得更多的知识。
这座城市用坚硬的手掌砸碎了他从农村带来的黄土,为他打开了一扇窗户,让他看到外面的世界。孙少平带着雄伟的激情,在艰难的道路上挣扎,改变了他的生活条件,没有放弃他的精神追求。孙少平从农村来到城市接受教育,成长为模范产业工人。如果他不追求生活,他就不能指望得到回报和礼物。在城市整合领域,孙少平在城市文明与乡村文明交汇的文化空间中寻求自身存在的坐标。这部小说就像一面小镜子,高度集中于西北农村的历史变迁过程,反映了现实的生活和生活条件,并在城市文明向乡土的转化中,回首自己的国家,让他意识到自己既不是纯都市人,也不是完全的野蛮人。他的悖论是可以理解的:他宁愿像一头牛一样在黄原工作,也不愿意和他的兄弟一起经营一家砖厂。他喜欢流汗,在地下几百米处工作,大亚湾的阳光永远不会照耀到他,也不愿意听从小霞和他妹妹的劝告,帮助他回到城市。在他看来,这座城市不属于他,他也不想回到农村去,他是从乡村到城市的过渡。只有大亚湾的煤矿才是他实现生命价值的舞台。这也是为了理解为什么孙少平放弃了年轻的金秀,选择了遗孀惠英的生活逻辑。
中国是一个农业大国,一半以上的人口是农民。要实现中华民族的现代化,首先必须实现农民的现代化。十一届三中全会以来,中国实现了重大战略转型,摆脱了极左束缚,大力建设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道路,大力发展经济。因此,把经济改革摆在农村经济建设的前列是当务之急。巨大的变化不断发生,动摇和创新我们的社会生活。在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中,工业化尤为重要,普通百姓的斗争尤为重要。从这个角度看,路遥非常期待时代的发展。富裕国家必须首先加强人民的力量,孙少平从一个流浪工人发展为一个优秀的煤矿工人,并逐渐实现了他的梦想。强烈感受到时代的必然趋势和社会变革的内在可能性,以及作家的民族情感。“通往农民命运之路”就像他的家人一样,在他的作品中偶然地窥见了主人公和年轻的中国农民的道路。“我们的责任不是为自己或少数人写作,而是尽最大努力满足广大人民群众的精神需求,生活是艺术的源泉,我们知道劳动人民生活的伟大历史。伟大现实和光辉未来,了解伟大的艺术领域、无数的呼唤和足迹,是我们毕生的追求。文学植根于人、草根和生活。关注农民离开传统工作方式和传统生活方式所带来的心理变化,是作者的社会责任。把握农民思想脉搏,展现农村生活的演变,具有社会规律的形象。习近平总书记指出了社会主义文艺发展的关键,对实现“两个百年”目标和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具有不可替代的作用。1936年7月,美国记者埃德加•斯诺在陕北采访时,孙少平的人生奋斗精神是一个伟大的“东方奇迹”和“民族复兴之光”。他感受到了社会转型的症状,在黑暗、寒冷和悲惨的理想和信仰之夜挣扎。他顽固地拒绝固守本位。通过孙少平的成长轨迹,展示了1975-1985年间中国城乡社会的形象和中华民族的命运。这是路遥给“生活过的土地和岁月”的礼物。
(三)担当责任
没有理想的灵感,生活将是空虚而渺小的。在任何时代,政党和普通民众都需要一片圣地,一种精神,聚集在光明的旗帜下,寻找鲜血和心灵的生命。精神追求是人生成功的准则,是灵魂的家园。少平把他对生活的热情保存在一种无法预测的艰苦中,原因之一是:他有一个梦想。他想用知识改变自己的命运,让他的亲戚过上富足的生活,为他的父亲在双水村箍两三孔最美丽的新窑洞,让他的父亲站在村子的名字前面,在他晚年,他可以像旧社会的支柱一样生活。他穿着一件黑色的终端棉布大衣,手里拿着一个长玛瑙烟袋,站在村里的八卦中心大声说话。孙少平的理想有明显的时代局限性,但这是农民的现实。在过去的20年里,贫困和羞辱在父亲的心中留下了深深的伤痕。新窑意味着“实现梦想,创造历史和建造纪念碑”,以消除多年的痛苦和屈辱。孙少平不仅实现了家庭的生活梦想,而且努力实现了自己的事业梦想。他积极为单位的工作提供咨询意见。他希望通过先进技术加快采煤速度,提高煤炭产量。这是陕北的人民,能够爱自己,爱国,爱人民的表现。因此,不难理解孙少平的行为:虽然他很穷,但他仍然尽力帮助忧心忡忡的郝红梅,站起来为侯玉英生命的痛苦奋战,为屈辱的小翠斗争,照顾孤儿寡母的惠英。尽管大亚湾煤矿生活单调,工作过程复杂,但孙少平认为,大亚湾煤矿是一个创造财富和令人兴奋的人生阶段的地方。他被认为是一名矿工,这使他在大亚湾过着充实而幸福的生活。在学习数学、物理和化学的过程中,孙少平开始工作。“当他疲惫的双腿从车道上蹒跚而出,爬上阳光明媚的地面时,他忍不住哭了起来。”是的,他们有理由为自己的工作感到骄傲。他关心他的兄弟们,并尽力确保他们的安全。他每天去井里的时候,从来没有失去过他们中的一个。在团队管理方面,他试图制定明确的奖惩政策,以解决最困难的考勤问题。管理集团的承包工人,成为矿区乃至整个矿山煤炭产量最高的集团。
四、结语
孙少平是一个在改革开放中逐渐成长起来的农村知识分子青年。他敢于探索创新,要努力进步,不断提高自己的个性,树立平等、进取、独立、开放的农民形象。这种文化的个性,不仅具有优秀的传统文化遗传基因,而且具有鲜明的时代感。这不仅是未来农民的形象,也是中国农村的希望。在“平凡的世界”中,孙少平正在改变世界,改变自己的进程,我们可以看到,保守的自给自足的农民正在走向开放的现代农业。传统农民文化特征的调整和新农民文化品格的塑造,标志着中国农民从传统向现代的最适宜的转变。
 
参考文献
[1]孙钦礼.《平凡的世界》中孙少平形象分析[J].文学教育(上),2011(6):92-93.
[2]洪娟.铁骨柔情——论《平凡的世界》中孙少平的形象[J].大众文艺,2011(4).
[3]杨晓梅.用双手创造生活的硬汉子——路遥小说《平凡的世界》中孙少平形象解读[J].甘肃高师学报,2014,19(4).
[4]胡艳恒.浅析《平凡的世界》中孙少平的艺术形象——兼论孙少平身上所体现作者的现实主义创作手法[J].青年文学家,2010(18).
[5]包红梅.解析路遥《平凡的世界》中孙少平的成长[J].短篇小说:原创版,2015(3Z):40-41.
[6]林友安,韩飞,梅运东,et al.《平凡的世界》中孙少平的苦难哲学探究[J].产业与科技论坛,2014(16):179-180.
[7]苗岩.解析路遥《平凡的世界》中孙少平的成长[J].芒种,2016(10).
[8]韩汪慧.成长--从马斯洛人本主义心理学视角看《平凡的世界》中孙少平的自我实现之路[J].北方文学:中,2016(7):44-45.
[9]潘锐.零的归整和新的奋斗起点——试论《平凡的世界》中孙少平的人生追求[J].芒种月刊,2016(6):17-20.
[10]高丹妮.浅谈《平凡的世界》中孙少平的正能量精神[J].新丝路(下旬),2016(6):124-124.
上一篇:幼儿绘画教育活动开展现状调查研究
下一篇:没有了
重要提示:转载本站信息须注明来源:985论文网,具体权责及声明请参阅网站声明。
阅读提示:请自行判断信息的真实性及观点的正误,本站概不负责。
jQuery右侧可隐藏在线QQ客服